首页 »

家长来信:晚托班收费又何妨?

2019/10/10 7:24:44

家长来信:晚托班收费又何妨?

 

当我提笔想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心中有些忐忑。上海教育部门花了这么大力气,做了这么多准备工作,终于决定要推广公益性的免费晚托班了,而本人却在这里提什么“收费”,岂不是讨人嫌?可晚托班在恢复过程中,的确还有不少难题待破。而收费,可能就是最为有效的解决途径之一。

 

公益的难题

 

“晚托班”,一直是家长、学校、教育部门、社会心头的一个“结”。早些年,本市的小学都设有晚托班,按物价部门的规定,每人每月缴纳7元管理费。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晚托班成了清理乱收费的对象。

 

大概是在2006年,本市物价部门取消了每月7元钱的“晚托班管理费”。钱不能收了,学生放学后也不能在学校呆了。学校省事不少,却让家长犯难了——下午3:30以后,孩子到哪里去?

 

在此后许多年里,因为有广泛而强烈的需求,各类五花八门的晚托班应运而生:

 

首先是“肥”了一批社会办学机构。有的社会办学机构会派出车辆候在校门口,专门把学生接过去。培训费加上车辆接送费,收费不菲,一个月上千的不在少数。这也引来不少家长的抱怨,以前每月7元钱,大多数家长愿意支付;现在没有了晚托班,只得转投社会上的高价班,路途远,而且安全系数下降。

 

有些家长“自谋出路”,组成一个托管联盟,几个家庭轮流开放自家客厅,以互助形式进行相互托管。有的学校引入了慈善机构资助的公益免费晚托班,满足了部分学生家长的需求。不过,也只是杯水车薪。

 

也有些学校的老师凭觉悟做事,看到不少学生3点半放学后不是马上回家,而是到处游荡,老师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自主办起了晚托班,把一群“小捣蛋”圈在学校里,但费用一概不收。

 

此番全市公办小学晚托班重新“回归”,市教委对其定位是“看护经费由政府埋单、不能变相为集体补课或开兴趣班”。开学两周,根据据媒体调查,受访家长几乎全部支持,老师则大多反对,部分小学感到很为难。

 

如何办长久

 

目前多数教师的看护补贴为每节课10—20元,有些教师甚至一次看护的补贴仅为10元,看护服务成为不少教师的新负担。家长们因自己要奔事业,工作岗位离不开,把孩子托管在学校,却要求老师在下班后还要无怨无悔付出时间和精力看护学生,确实说不过去。

 

社区是否愿意接手公益性质的晚托班呢?有相当一部分是不太愿意的,因为许多社区本身的经费就比较紧张,人员也很有限。一旦涉足晚托班,相关工作人员的下班时间可能会被无限制延长。而请社区志愿者担负看护之责,这支队伍是否人员充足,能否长久坚持,也是未知数。

 

即便一些学校想办法解决了晚托班看护问题,不少家长随即提出更高要求:晚托班光看护还不够。现在学业减负了,孩子们做完功课后,晚托班里能否开些兴趣班?这就更难办了。师资哪里来?兴趣班课时费谁出?   

 

收费又何妨

 

上海小学晚托班“复出”,政府部门给予投入,是件大好事,是“民有所呼,我有所应”的体现。但好事要办得更好,相关部门还需更多了解家长们的需求,了解学校、教师、社区的实际困难,不要让“收费”成为卡住好事的最后一道坎。

 

事实上,社会管理和服务领域的许多问题,都涉及到这个问题——钱从哪里来?不少政府部门并不差钱,但是许多事情并不是把钱大笔投下去,就能换得老百姓满意。

 

再说,哪些社会服务需要政府“兜底”和“全包”的,哪些属于市场行为,需要界定清楚,否则会引发不公平。小朋友的晚托班、老年人的日托服务、白领午餐如此,文化类服务也是如此……全免费、全公益固然好,但政府的财力能否长久支撑?政府“全买单”就代表了公平和惠民?在许多时候,老百姓还是愿意掏钱购买服务的。关键是,这钱要付得值。

 

其实,晚托班收费又何妨?如果试行一段时间后,发现家长对看护的需求比预想中的大,看护人员资源实在紧缺,那么采取政府埋单为主、家长贴一块的方式,也是可行的吧?

 

否则,如果因为经费的问题,晚托班又一次关闭,受损失的还是家长们。当然,事先要通过收集家委会意见或召开“听证会”等途径,充分听取民意,寻求上佳方案。

 

针对不少家长希望晚托班更有“含金量”的要求,政府部门也可以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引进一些资质好、有活力的社会组织,开设兴趣班或其他丰富多彩的活动,遵循“公益性+成本性收费”原则,并无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