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二战时流亡上海的一个犹太人临走时留下一个箱子,时间久了房东打开一看,惊呆了……

2019/9/18 23:15:30

二战时流亡上海的一个犹太人临走时留下一个箱子,时间久了房东打开一看,惊呆了……

曾经有那么一句充满浪漫美感的问询:你在读什么书?

 

于是,两人交谈起来,你的、我的,书与体会,便贴近了心,再陌生也会迅速地热络起来,交流、借阅……

 

这是读书人的雅问,这也是那个时候不少大中专毕业生的一种问候,有青年,也有中年,甚至还有老年。

 

然而,曾几何时,这样的带点请安问候的熟悉句式,在我们生活中似乎久未听闻了呢!或许是生活方式、交往方式发生了些许乃至剧烈的变化,或许是过往读的是纸质篇章,而现在手机阅读已成常态,总不能问你读了什么手机吧?!

 

然而,的的确确,纸质阅读在日常生活上要少了许多。课堂里当然有,课堂本就是读书的地方;图书馆也有,今天城市的图书馆条件已足够好,书足够多、空调使室温保持凉爽宜人。而除了这两个公共场所,阅读者的形象在社会上实在少而又少,略显珍贵。

 

读书是一种生活方式。看到日本的地铁里,有的在看书、有的在看手机,不只是看手机。新加坡的地铁里看书的人也随处可见。在悉尼的草坪上正午时分也有人边晒太阳边阅读书的。在马尔代夫满月岛的海滩躺椅上游客在伞下读书,在西欧国家的候车亭旁看书的人比比皆是。一次,我在国内航班上,一排三个座,我坐中间,左侧是日本人在读日文书,右侧是欧洲人在读英文书。在中国的大街小巷,车站码头,“看”的人很多,但不是书,而是手机。我们都知道,手机在今天也是一种阅读方式,只是被普遍认为是“碎片化”的阅读。

 

读书让一个民族更伟大。记得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曾经涌动过相当长一段时间的读书热,图书馆人满为患,书店购书者甚众。而现在,城市实体书店在大幅度减少,实体书店的读者也有迅速减少的一种趋势。看到一个城市的大型书店,早上十点开门,我准时去到,却是冷冷清清,看了令人心颤。对此,我是有点担忧,不是担忧某一个人、某个时段,而是整个的社会。这并非杞人忧天。读书的民族不一定都没有危机,但不读书的民族一定会有危机。这不应是危言耸听,应该使我们有所警觉。

 

有统计,近几年人均阅读量不是在锐减,而是在渐增,尽管增的幅度也不算大。前几年,某省委党校对来校培训的厅、处、科三级干部作了统计,年人均读书是8本书,这还统计的是数量,没有讨论质量。而以色列是整个世界年人均读书最多的国家,年人均64本。报载,二战期间流亡到上海的一个犹太人归去前留下一个箱子让房东保管,时间一久,房东忍不住打开一看惊呆了:全是书籍。犹太人酷爱书大家都晓得,马克思、爱因斯坦等几个犹太人改变世界的故事也都耳熟能详。

 

读书改变命运。读书产生的价值不言自明。然而,现在很多人读书指的是读大学,而不是读书本。读大学主要是专业的学习,读书是一种日常的学习,读书与学习不完全是一回事儿。不能说现在“读书无用论”很有市场,但读书的人少了,读书时间少了,读纸质经典文本的少却是不争不辩的事实。相反的,常读书者被视作“书生”“书呆子”,腹有诗书气自华之“气”反而不足。

 

近年,全社会阅读推广活动多了起来,号召民众特别是领导干部和青少年注重读书学习,世界阅读日活动更是多彩而丰富,然而,倡导的结果也是以量变为主,还未能上升到质变的程度。据观察,读书人口、读书总时间不是多了,而似乎是少了。有人辩解说,手机阅读难道不是阅读?那是现代阅读方式,对此我只能哑然。每一个手机阅读者心里有数,这种即走即看式的阅读与静心细读书刊式阅读产生的成效不能同日而语。我不是反对这类阅读,这也是新方式,能把片断时间利用起来,但绝对代替不了书籍阅读。现在我们在机场随处可见盯着屏幕看手机的,而捧着一本书在读的则十分罕见。如果一个国家的民众只注重手机阅读,那将来会怎样?我们可以想一想。如果手机阅读真能替代纸本阅读,如果读书学习成不了主流、主流的价值取向,那我们何以用知识的力量来推动整个中华民族伟大的文明复兴。这实际上是一个关乎民族整体素质和发展未来的大事。

 

习近平同志在兼任中央党校校长时讲过,中国共产党依靠学习走到了今天,中国共产党也必然依靠学习走向明天。在党的十九大上他要求建设马克思主义学习型政党,推动建设学习大国,加快建设学习型社会。学习的作用、地位、功能、回报,历史上早已有定论,国际上也有公论,怎么今天在中华民族这个古老的民族复兴之路上就显得有点尴尬了呢?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历史证明:事有所成,必是学有所成;学有所成,必是读有所得。怎么才能让读书人和读书的人更加地多起来?让文化味和书卷气成为民族与城市的气质,这是我们今天必须要认真思考的一个现实问题。价值是社会认同和倡导的,民众只是一种养成与选择。读书学习要让人们更切实感受到精神涵养的力量,所以,养成阅读不仅要有倡导,更要有实际的制度创制和安排,这样才能使读书成为大多数人的习惯和社会的风气。简言之,全社会要建立支持读书、倡导学习的制度性和政策性安排,读书学习才会蔚然成风。否则,不尽可能。

 

读书与制度和政策,看似无关,其实耦合。制度是根本,政策是导向,文化是条件,养成风气、培育习惯固然重要,但制度安排与顶层设计显得更加重要且必要。应当看到,我们也已经有了一些法律和政策性制度安排,但支撑力和保障力还不够,还需要进一步落实让读书真正有用的法律法规和政策与文化条件。

 

阅读增加阅历,知识增添见识。让读书成为一种生活方式,更要让读书成为一种紧密关联的制度创设。这样的制度与政策体系才能更加有力地有效地支持读书及读书人,支撑知识分子和“知识有用论”,鼓励和激发读书受益,引导更多人自觉自愿地把读书首先作为价值呈现,也成为一种生活、习惯。把读书更有用植入制度与政策,把读书更有用融进生活与习惯,这样,中国读书的人和人均读书的量及时间一定会更加地多起来。


作者为江苏省南通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全国基层理论宣讲先进个人